悦美书屋·少儿图书馆

 找回密码
 立即注册
搜索
查看: 472|回复: 0

方卫平:重新评价中国儿童文学

[复制链接]
发表于 2017-4-25 11:11:52 | 显示全部楼层 |阅读模式

文化中国-中国网 culture.china.com.cn  时间: 2010-08-12 21:35  责任编辑: 小溪
-历史语境中的儿童文学作家、作品及其所显示的文学史位阶和重要性,或者说,业已形成的儿童文学史图景,是由许多复杂的学术和非学术因素所决定的。

-随着时间的推移和审美趣味、判断标准的某些丰富和改变,已有文学史图景的重新勾勒和解读,就是很自然的一件事情了。

方卫平:浙江师范大学教授,浙江师范大学儿童文化研究院院长、儿童文学研究所所长;著有《中国儿童文学理论发展史》、《儿童文学的审美走向》、《无边的魅力》、《法国儿童文学导论》、《儿童·文学·文化》等。

重新评价中国儿童文学

读书报:今年6月,你在外语教学与研究出版社推出《儿童文学名家读本》6册,8月,你即将在浙江少年儿童出版社推出《中国儿童文学分级读本》共12册,其中,在《中国儿童文学分级读本》中,你明确提出要“重新发现中国儿童文学”。是什么样的原因让你在此一时间,要对本土儿童文学进行再梳理和重新评价?

方卫平:其实,许多事情的发生,原因是很难用简单的言语来理清的,主观上的理性思考、机缘巧合,各种必然、偶然的因由,都可能造成似乎是一种必然的结果。就这两个选本的工作而言,从稍早些时候追溯起来,记得前些年,我在课堂、会议、媒体等各种场合谈论儿童文学现状时,常常拿国外优秀的儿童文学作品来做比较。个别同行也有与我类似的做法。这招致了一些怀疑和批评,认为你就是以为外国的月亮比中国圆。事实上,对中国儿童文学的关切,包括日常的阅读和思考,我是一点也不敢马虎的。相反,许多时候,我们还总是特别重视原创儿童文学。许多年前,我在参与主编《新语文读本》小学卷时,就曾对一起承担其中儿童文学作品选编任务的伙伴们说,作为一套汉语课外语文读物,我们要格外重视对中国儿童文学作品的遴选工作。翻译儿童文学的文化认知和言语体味价值自然无可否认,但是原创儿童文学作品在展示母语的特色、丰富性和独特魅力方面,在儿童的母语体验、习得和语感培养过程中的特殊作用及其重要性,却是翻译儿童文学作品所不能替代的。

整整一年的搜寻、阅读、比较、筛选之后,结果并不令人满意——我们的初衷并没有得到很好的落实和呈现。在那套颇受各方关注和重视的语文读本中,本土儿童文学作品所占的篇幅并未达到我心目中预期的合适的比例。因此,尽管读本出版后受到了广泛的好评,但对我来说,内心也同时留下了一份难以释怀的遗憾。

这些年来,我一直想通过自己的工作,来弥补多年前内心留下的这份遗憾。在我看来,大约一个世纪以来的中国现当代儿童文学的艺术发展,为我们提供了一份值得珍视的历史遗产、一个有待不断发掘和重新解读的文学矿藏。因此,从最直接的主观原因上来说,这两套选本的选评,就是为了一偿这一心愿。

读书报:多年以来,中国的儿童文学界已经对本土儿童文学形成了一些既定的评价,对诸多作家作品也给出了文学史上的定论。但你认为,“中国儿童文学还可以被描画、呈现为另外一些可能的艺术风貌”。那么,你如何看待中国儿童文学界多年以来对本土儿童文学形成的标准和评价?这些标准和评价基于什么样的原因形成?“可能的艺术风貌”,你指的是?

方卫平:就我个人而言,早在20世纪80年代初,我开始通过相关书籍来了解中国儿童文学发展历史的时候,就被告知了鲁迅对中国儿童文学的贡献、中国现代最重要的儿童文学作家作品是叶圣陶及其童话《稻草人》、冰心及其书信体散文《寄小读者》、张天翼及其童话《大林和小林》,中国当代(80年代之前)最重要的儿童文学作家是陈伯吹、贺宜、高士其、严文井、金近、郭风、包蕾、黄庆云、叶君健、任溶溶、袁鹰、柯岩、鲁兵、圣野、洪汛涛、葛翠琳、刘真、杲向真、胡奇、任大星、任大霖、孙幼军、郑文光、叶永烈、萧平、邱勋,等等。这样一份截止80年代初期的儿童文学作家的历史名录的形成和呈现,历史地看,显然有它的道理和合理性。它们是那个时代的氛围、眼光和研究者们共同选择的结果,而这种结果也构成了我以及和我一样的后来者最初的儿童文学历史认知和知识起点。

历史语境中的儿童文学作家、作品及其所显示的文学史位阶和重要性,或者说,业已形成的儿童文学史图景,是由许多复杂的学术和非学术因素所决定的。例如,在既有的儿童文学史知识体系以及相关的知识普及系统(如长久以来的中等、高等院校的儿童文学课程、教材)中,特定作家、作品等文学史要件被提及的频率、所占据的篇幅、被做出的文学史判定等等;作家本人在文学体制或社会生活中的地位及其占有资源的便利性、丰富性;作品被普及、公众被告知和认同、接受的程度;还有很重要的是,特定的意识形态背景和权力话语对作家作品的喜好、拣选或遮蔽,等等。因此,所有的文学史图景及其描述,都是具体的,当下的,而所有既定的